明范中方夫妇墓志考释

时间:2016-09-30 浏览次数:893

作者:漆跃文 孙明利(苏州博物馆 苏州市考古研究所)


明范中方夫妇墓志铭,2012年出土于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天平村天平山东麓范氏家族茔地。志主范中方乃范文正公十六世孙,嘉靖二十一年(1541)中进士,后官至江西左布政使、南京太仆寺卿。范中方夫妇墓志内容详实,可与文献记载相互补正。本文拟从志文与《范氏家乘》校补、范中方家世谱系、生平履历事迹、家族交游等方面,对范中方夫妇墓志进行考证,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志文与《范氏家乘》校补

明范中方墓志铭,在苏州《范氏家乘》[[1]]族谱中,亦有收录,两相对照,可补正家谱文献记载。经校核,出土《明故中大夫南京太仆寺卿中方范公墓志铭》与《范氏家乘》录文(以下简称范文)有以下不同之处:

第六行,“洛中识无忘也”,志文作“识”,范文作“志”,意同。

第八行,“选补诸邑生”,志文作“选”,范文作“还”。此处当为选补。

第九至十行,“州故冲剧”,志文作“故”,范文作“政”。此处当为故,即钧州之地一直以来冲突较多。

第十二行,“是长奸讦也”,志文作“奸讦”,范文作“奸”。奸,邪恶不正;讦,揭发别人的隐私。奸讦,意为恶意攻讦,用于此处更为确切。

第二十行,“急于取盈”,志文作“取”,范文作“所”。此处当用动词取。

第二十五行,“谒文正忠宣墓于万安山”,志文作“谒”,范文作“谓”。此处意为,范中方知钧州时,曾前往万安山范仲淹墓拜谒,故志文为宜。

第二十七行,“公自壮岁登朝,敭历几三十年”,志文作“三十”,范文作“五十”。由墓志内容可知,范中方,生于正德庚午(1510年),嘉靖辛丑(1541年)登进士后,开始做官,至其卒年万历甲申(1584年),应历官三十年左右,不可能为五十年。

第二十七至二十八行,“所至慷慨任事,以亮直称”,志文相比于范文,“慷慨”后补“任事”二字,语句更为完整;另,志文作“亮”,范文作“谅”,亮直意为亮节正直,此处当作“亮”。

第三十行,“卒万历甲申五月二十八日”,志文作“二十八”,范文作“二十七”,应为撰者误记,而后镌刻志文时更改。

第三十二至三十三行,志文作“孙男八,必扬、必亮、必恭,允豫出;必弘、必大、必端,允观出;必祥、必裕,允恒出”,范文作“孙男九,必扬、必遴、必试,允豫出;必弘、必大、必贞、必章,允观出;必试、继文,允恒出”,二文对于范中方孙男人数、姓名记载相差较大,笔者认为撰书者对于家族后代情况可能并非完全了解,故当以志石记载为准。

第三十八行,志文作“绍休前闻”,范文作“绍前休闻”,显然“绍休前闻”与后句“以保初终”更为对仗工整。

第三十八至三十九行,志文作“支硎之原”,范文作“天平之原”。天平乃范中方家族墓地所在,支硎系范氏一族世居之地。志文改为支硎,或为更显对先人世祖之思。

二范中方家世谱系

范中方,《明史》无传,由志文可知,其为范仲淹十六世孙。据苏州《范氏家乘》记载,范中方(惟一)乃属范仲淹子纯佑监簿房世系,传承有序,谱系清晰。自文正公十六世分别为,范仲淹(一世)—纯佑(二世)—正臣(三世)—直隐(四世)—公武(五世)—良遂(六世)—庆家(七世)—邦柱(八世)—彦国(九世)—廷止(十世)—天爵(十一世)—元瑛(十二世)—从江(十三世)—汝信(十四世)—启晔(十五世)—惟一(十六世)。

志文言范中方“曾大/父从江,大父汝信,世居苏支硎山”。中方父北溪公墓志铭亦记道“自元瑛以上,世居长洲支硎山,至汝信赘阳山之沈氏”[[2]]。据《北溪公墓志》可知,范中方之父,讳启晔(1481—1551),字景辉,“以孤贫弗克,来贾华亭之泗泾”[[3]]。启晔在此经商二十年后,其家方“益有田宅”,然亦时常思念苏州家乡,是故“北望阳山涕泣言曰:吾先人之所庐也”[[4]],因而自号北溪公,可见其志。

范惟一,乃启晔长子,其下还有二弟。一弟范惟立,即范中方志文所言“保御君”,无嗣,范中方将其子范允恒过继为后。一弟范惟丕,字允谟,即志文所言“宪副君”,嘉靖二十五年(1546)举人,嘉靖三十八年(1559)进士,历官兵部主事、光禄寺卿、云南按察使副使。

据墓志可知,范惟一共育有四子。长子范允豫,原配张氏所生;次子范允观,妾郝氏生;三子范允恒,妾郝氏生,后过继至范惟丕;四子,范允震,妾陈氏生。

三范中方生平履历及事迹

范中方墓志铭详细记载了其一生的为官经历和个人事迹,可补史阙。范中方(1510—1584),讳惟一,字于中,初号洛川,后改号中方。其于嘉靖十九年(1540)参加乡试,考中举人,次年即嘉靖二十年(1541)登进士。初入仕途,任职于都察院。都察院乃明洪武十五年(1372)设,由元代御史台发展而来。置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掌纠察内外百司,总领宪纲,肃改饬法之事[[5]]。适时,范中方颇受当时都察院左都御使王廷相器重。王廷相(1474—1544),字子衡,仪封人,明弘治十五年(1495)进士,嘉靖十二年(1533)自南京兵部尚书“入为左都御史……居二年,加兵部尚书兼前官[[6]]。在任期间,王廷相曾多次充任殿试读卷官,范中方或缘于此被其所识,并颇受器待。

范中方首任官职为钧州知州。钧州隶开封府,“洪武初,以州治阳翟县省人。万历三年四月避讳改曰禹州”[[7]],今河南禹州市一带。明代各州设知州一人,掌一州之政,官阶从五品[[8]]。钧州,乃徽王藩地所在,成化二年(1466)朱英宗九子徽庄王朱见沛分封于此,成化十七年(1481)就藩。范中方任知州期间,嗣承徽王者为朱见沛孙朱厚爝[[9]],据志文所言其在当地飞横跋扈,气焰嚣张。故而,范中方对徽王严格管理,以至藩王巨室皆不敢放肆。范中方对徽王的限制,也为日后削除徽王藩地打下前期基础。范中方离任后,嘉靖三十五年(1556),徽王朱载埨(朱厚爝之子)自缢,国除[[10]]。

因表现突出,范中方被调往济南府任职,由志文“佐郡严明”及明代官阶可知,其所任官职应为济南同知[[11]],正五品,主要协助济南知府[[12]]管理监察司法相关工作。尔后,又升缮部员外,转虞衡郎中。明朝工部下设“营缮、虞衡、都水屯田四司,郎中四人,员外郎二人”[[13]],范中方所任缮部员外,即为营缮司员外郎,后又转升虞衡司郎中。期间,他对商人输出建工物料提出良策,后又被委任分管冶铁。在此任职较长时间后,范中方终于被擢为广东按察司佥事。按察司即提刑按察使司,明初置,隶属于都察院,对地方官员行使监察权,设按察使(正三品),副使(正四品),佥事(正五品)[[14]]。不过,上任未到一月,其父卒,范中方遂归家服丧。据《北溪公墓志铭》,范中方之父范启晔卒于嘉靖辛亥(嘉靖三十年,1551),此年亦是范中方升任广东按察司佥事未几,便辞官服除之年。

服丧期满后,范中方补授湖广按察司佥事,分部荆西,整顿法纪,救济灾民,功绩显著。此后,擢山东参议,督漕事、京邸。参议,乃承宣布政司下署官员,设左、右参议,无定员,从四品。其职责是“派管粮储、屯田、清军、驿传、水利、抚民等事”[[15]],范中方乃督水利之漕运。又明代两京不设布政司、按察司,故于旁近布、按分司带管,故此时,在山东任布政参议的范中方还兼督京邸。“又旋升浙江副使,督学政”,此处副使即为按察使司副使,正四品,职责是“分司诸道。提督学道,清军道、驿传道”,范中方即为提督学政,选拔人才。

未几,范中方又晋升河南参政。参政亦属布政司,有左、右参政,从三品,职责与参议似同。范中方在任期间,较有影响力的事件之一,是秉公处死了光州崇王的外甥韩某。第一代崇王,即崇简王朱见泽,明英宗第六子,天顺元年(1457)封,成化十年(1474)就藩汝宁。据《明史》记载,“嘉靖十六年,厚燿薨。子庄王载境嗣,三十六年薨。子端王翊嗣,万历三十八年薨”[[16]]。由此可知,文中所言韩某当为第五代崇王朱翊之甥。已而,升浙江按察使,按察使即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正三品,“掌一省刑名按劾之事。纠官邪,戢奸暴,平狱讼,雪冤抑,以振扬风纪,二澄清其吏治”[[17]]。

而后,范中方出任江西右布政使,又转江西左布政使。布政使,即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从二品,“掌一省之政,朝廷有德泽、禁令,承流宣播,以下于有司”[[18]]。范中方在任期间,曾经权倾一时的严嵩被贬回老家江西,其子世蕃因叛逆罪逮捕论斩,“籍其家,黄金可三万余两,白金二百万余两,他珍宝服玩所直又数百万”[[19]]。当时受牵者不在少,诚如志文所言“人心汹汹”,范中方对于这一事件则“隐蔽审详”,处理有度,方式得当,故而没有引起民心慌乱,以至当时已引退回到江西老家的“故司空丰城雷公”对其亦称赞有加。雷公,即雷礼(1505—1581),字必进,号古和,江西丰城人。嘉靖四十年(1561)为工部尚书。嘉靖四十一年(1562)万寿宫成,加太子太保;论三殿工,加太子太傅。嘉靖四十五年(1566),督修万法宝殿,晋少保;以紫宸宫成,加少傅。隆庆二年(1568),致仕归家。万历九年(1581),卒[[20]]。

范中方的最后一任职务为南京太仆寺卿。洪武六年(1373),置群牧监于滁州,旋改为太仆寺,卿一人,从三品,“掌牧马之政令,以听于兵部”[[21]]。此后,在“太宰杨襄毅公”的允许下,引退致仕归家。杨襄毅公,即杨博(1509-1574),字惟约,号虞坡。山西蒲州人。“隆庆六年(1572),高拱罢,乃改博吏部,进少师兼太子太师……逾年卒。赠太傅,谥襄毅”[[22]]。回到华亭后,范中方修建了自己的私家园林——啸园,该园遗址现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方塔北路与邱介湾路交界处,松江教师进修学院内。万历十二年(1584),卒后归葬苏州。

四墓志所见范中方家族之交游

范中方及妻张恭人,祖籍世家苏州,其父北溪公(即启晔)迁居松江之泗泾后,其家族交游亦与松江华亭乡人密不可分,这一点从北溪公墓志铭及范中方夫妇墓志便可见一斑。

《北溪公墓志铭》[[23]]由大学士徐阶撰文,书丹篆盖者未知。徐阶所撰志文中言“(孙)女一,予雅重君父子意,其女必贤也。聘为吾儿琨妇”,范中方墓志亦记“女二,适尚宝卿徐琨[[24]]者,张出”。由此可见,范氏与徐氏两个家族互为姻亲,关系甚为密切。徐阶(1503-1583),字子升,号少府,松江府华亭人。嘉靖二年(1523)进士第三人。历官翰林院编修、黄州府同知、江西按察副使、礼部尚书、吏部尚书等职,后加少保,兼任文渊阁大学士。嘉靖四十一年(1562),“嵩子世蕃贪横淫纵状亦渐闻,阶乃令御史邹应龙劾之。帝勒嵩致仕,擢应龙通政司参议。阶遂代嵩为首铺”[[25]]。严嵩做内阁首辅时,提拔者多为其党人。范中方前期任职履历,钧州知州—济南同知—缮部员外—虞衡郎中—广东按察司佥事,官阶几无上升,可谓稳中“无”进。此后,从正五品步步为营,攀升至正二品(江西左布政使),或与徐阶掌权内阁不无关系。

范中方墓志撰者陆树声(1509-1605),字与吉,松江府华亭人。嘉靖十九年(1540),与范中方一同参加乡试中举。嘉靖二十年(1541,与范中方同年),会试第一,后官至礼部尚书。其“与徐阶同里,高拱则同年生。两人相继柄国,皆辞疾不出。为居正所推,卒不附也”[[26]],可见陆树声之清高傲骨。然他为范中方撰书墓志,言之切切,足见二人之交往。

范中方墓志篆盖者莫如忠(1509-1589),字子良,号中江,松江府华亭人。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历官工部虞衡司主事、陕西布政使司参政等职,以浙江右布政使致仕,著有诗文集《崇兰馆集》等[[27]]。莫如忠卒后,其墓志铭亦为陆树声所撰[[28]],且莫如是“女二,一适庠生顾正伦,一适陆树声子彦章”,可见陆氏与莫氏亦为姻亲关系。

范中方墓志书丹者张仲谦,亦为范中方妻张氏墓志篆盖者,字士益,松江府上海县人。嘉靖二十五年(1546)举人,嘉靖三十八年(1559),与范惟一弟范惟丕同年考中进士,兵部主事历官山东按察使[[29]]。且,张仲谦姑为徐阶夫人[[30]]。

范中方妻张氏墓志撰者朱大韶,字象元,松江府华亭县人,正统十三年进士朱瑄曾孙。嘉靖二十二年(1543)乡试中举,嘉靖二十六年(1547)进士,翰林院检讨历官南京国子监司业。范中方考中进士前曾“以经学师授弟子”,而朱大韶自“自束发读经于中方先生”,因此朱大韶乃范中方之门生。

范中方妻张氏墓志书丹者顾存仁,字伯刚,江苏太仓人。嘉靖十一年(1535)进士,“除余姚知县,征为礼科给事中(张氏卒时,其所任官职)。穆宗即位,召为南京通政参议。历太仆卿”[[31]]。

综上所示,范中方及其张氏墓志之撰书丹、篆盖者,虽为卒后所为,然亦可窥探范中方家族之交游概况。不难看出,范氏一族迁居松江华亭后,逐渐与华亭县其他家族建立交往,尤其范中方考中进士后进入仕途,与在朝任职乡人过从甚密,互助互进。诚然,范中方各地任职时,必然会与同时代的人物建立联系,例如,初入官场,为都察院左都御使王廷相所器重;任江西左布政使时,与故司空雷礼有所交往;引退致仕时,请求太宰杨博允诺等。然而,真正关系密切且命运息息相关者,仍是在朝之世交松江府华亭县同乡,诸如徐阶、陆树声等。

注释:


[[1]] 《范氏家乘》卷二十一《墓志铭》,第95-98页,《南京太仆卿中方公墓志铭》,苏州博物馆藏古籍书目。

[[2]] 《范氏家乘》卷二十一《墓志铭》,第88-89页,《北溪公墓志铭》,苏州博物馆藏古籍书目。

[[3]] 《范氏家乘》卷二十一《墓志铭》,第88-89页,《北溪公墓志铭》,苏州博物馆藏古籍书目。

[[4]] 《范氏家乘》卷二十一《墓志铭》,第88-89页,《北溪公墓志铭》,苏州博物馆藏古籍书目。

[[5]] 《中国历史大辞典·明史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5年,第404页。

[[6]](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王廷相》,中华书局1974年,第5154-5155页。

[[7]](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四十二《志第十八·地理三》,中华书局1974年,第981页。

[[8]] (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凡州有二:有属州,有直隶州。属州视县,直隶州视府,而品秩相同”,钧州为属州,视与县同,中华书局1974年,第1850页。

[[9]](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一百十九《列传第七·诸王四》,“(徽庄王朱见沛)正德元年薨。子简王祐枱嗣,嘉靖四年薨。子恭王厚爝嗣,二十九年薨”,中华书局1974年,第3637页。

[[10]] 苏晋予:《河南藩府甲天下——明代河南藩王述论之一》,《史学月刊》1991年第5期。

[[11]](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府,知府一人,正四品,同知,正五品”,中华书局1974年,第1849页。

[[12]] 适时,济南知府当为刘玺(嘉靖二十三年至嘉靖二十六年),见《明代山东济南府历任知府简况表》,靳旭博《明代山东济南府历任知府考论》,曲阜师范大学2015年硕士论文。

[[13]](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1833页。

[[14]](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1840页。

[[15]](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1839页。

[[16]](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一百十九《列传第七·诸王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3636页。

[[17]](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1840页。

[[18]](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中华书局1974年,第1839页。

[[19]](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三百零八《志第一百九十六·严嵩附子世蕃传》,中华书局1974年,第7921页。

[[20]] 章宏伟:《明代工部尚书雷礼生平考略》,中国紫禁城学会论文集(第六辑下)2007年,第819-859页。

[[21]](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七十五《志第五十·职官三》,中华书局1974年,第1800页。

[[22]](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二百一十四《列传第一百零二·杨博》,中华书局1974年,第5659页。

[[23]] 《范氏家乘》卷二十一《墓志铭》,第88-89页,《北溪公墓志铭》,苏州博物馆藏古籍书目。

[[24]](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二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零一·徐阶》,“(阶)子璠,以荫官太常卿;琨、瑛,尚宝卿”与志文可对应,中华书局1974年,第5638页。

[[25]](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二百一十三《列传第一百零一·徐阶》,中华书局1974年,第5634页。

[[26]](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二百一十六《列传第一百零四·陆树声》,中华书局1974年,第5695页。

[[27]] 雒志达:《莫如忠、莫是龙文学研究》,上海师范大学2013年硕士论文。

[[28]](明)陆树声:《陆文定公集》卷十一,《通奉大夫浙江布政使司右布政使中江莫公墓志铭》,明万历四十四年陆彦章刻,南京图书馆藏。

[[29]] 陈凌:《明代松江府进士人群研究》,附录1《明清松江府进士名录及小传》,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2010年硕士论文。

[[30]] 董桂兰:《上海地区明清进士家庭背景研究》,华东师范大学2005年硕士论文。

[[31]](清)张廷玉等撰:《明史》卷二百零九《列传九十七·顾存仁》,中华书局1974年,第55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