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博物馆关于推迟启动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的公告

各位尊敬的观众及市民朋友:

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苏州博物馆2020年度新志愿者招募工作将推迟启动,具体启动时间请关注苏州博物馆官网或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的通知。

感谢广大观众及市民朋友一直以来对苏博志愿社的关心与支持,苏博志愿社的全体志愿者也将持续提升服务水平,用热情、专业和耐心服务更多苏博观众。

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相信我们定会战胜疫情!

苏州博物馆

2020年2月7日

关闭

蜂蜜是如何酿成的——罗荃木个展

展览时间: 2020年10月18日(周日) - 12月20日(周日) 展览地点: 现代厅

苏州博物馆将于2020年10月18日推出艺术家罗荃木的个展“蜂蜜是如何酿成的”。该展览将较为全面地呈现罗荃木近十多年以来的创作。从近几年新创作的“肖像”系列到“养蜂人、工厂”系列,将展出六十余幅绘画作品。

无论是早期描绘标本之类的静物画,还是后来的“养蜂人”和“工厂”系列,罗荃木都向我们展示出一种创制氛围的能力,物像和场景似乎刚从停滞的、被催眠般的时间感中复苏过来,重新回到我们的眼前——达成这种画面效果的原因之一,在于他经常从旧图片中汲取灵感,旧图片被转换成图像之后,仍然保留了“此曾在”(Interfuit,引自罗兰·巴特《明室》)的意味,然而,他对图片的选择并不仅仅是趣味化的审美,其中牵涉到个人记忆和现实经验的代入,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在于“工厂”,它直接联系到画家本人在工厂工作过的经历。

经由图片的缓冲,罗荃木其实避免了现实主义的怀旧,他从相对陌生化之后的历史图像作出反观,赋予画面以双重的自传意味,首先是通过那些似曾相识的车间和工人,锐化了自己当年最深切的体验:封闭空间里呈机械化的生命状态,同时,这里还存在着另一个维度的辨认,当他成为一个艺术家之后,仍然有着与工人相通的属性,那就是作为生产者,仍然处在长年的劳作和专注的付出之中——所以,我们从他的“工厂”系列中获得的观看体验,正是两种维度或者焦点之间的逡巡,某些画面里,是苦涩的梦魇感占据了上风,某些画面里,是仪式化的、献身于未知与神秘的紧张感被颂扬着。

事实上,这构成了罗荃木的绘画核心所在:他的创作是将经验客体化和将客体经验化的双重运动,就像两套时针在同一个钟面沿相反方向走动,引发着唯一的钟摆处在来回不断的颤栗之中,当钟摆静止下来,则意味着两者达成了某种平衡和叠合,而一幅画得以被视为完成。

在此之后,他一度转向了“建筑”系列,以此作为肖像画之前的过渡,也不仅仅是过渡——“建筑”系列演练了他强化画面结构的能力,由此突出了物像的几何感、体积和质地,这些建筑似乎卑微地兀立在暗沉的背景或天空里,并非是废墟的直接指陈,但带有抽离出现实的纪念效果,叙事性随之减弱了。

“肖像”系列绘制的大多数是他所喜爱的诗人,作家,也包括圣雄甘地这样的人物,他们都曾经对他的精神思虑产生过影响,这也意味着以往的文字阅读经验可以帮助他传达每一位作家的内在气质——仍然是利用了图片作为出发的依据,这些小幅的作品受到古典法则的潜在支配,强调了光线作用之下的几何化纵深,明晰的块面转换和纠缠的笔触积层在画面并列,最终形成的质感是语言也是结构,他赋予了海明威如同一块荒草围绕和盐渍浸染的岩石般的坚毅和沧桑感,赋予了太宰治那种几乎与动人的暗影同化的、神经质的憔悴,而在塑造甘地的形象时,借助了过度的曝光,似乎接通了来自云团深处的混茫。

但他的意图并不止于捕捉每一张脸的个性化特征,在将经验客体化的同时,他同样也在将这些客体经验化,事实上,他们被表现得更像他心目中一个作家理想版本的无数个瞬间或副本——虽然那些个性获得了生动的表现,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安静的、缄默的,既作为孤独的个体,也作为所有从事生产和创造的人陷入了思考,似乎在思考着那样一个问题:蜂蜜是如何酿成的?